网络时代,我们的语言变贫乏了吗

2016-12-25 22:01:05
原创策划


柳友娟 制图

  ■本报记者 徐蓓

  近期,网上热传的“2016年十大网络流行语”的帖子,再一次引发了人们对网络流行语的关注。有人说,使用网络流行语的一大影响是我们都患上了“语言贫乏症”;也有人说,网络流行语是一种语言上的“病症”,是语言文化的“毒瘤”。事实真的是这样吗?让我们来听语言学家钱乃荣对此问题的解读。

  语言有一个特点,叫做“约定俗成”

  解放周一:时近年末,“2016年十大网络流行语”成为热帖,但很多人觉得其中一些网络流行语有点莫名其妙,比如“蓝瘦香菇”,仅仅是因为一位南方口音的小伙子把“难受、想哭”发音成了“蓝瘦香菇”而走红。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?

  钱乃荣:现代社会已经越来越走向多元化,语言也是多元化的。其实过去也是如此。比如,诗歌有诗歌语言,我们平时不可能用诗歌语言来讲话。仔细分析诗歌语言,怎么语法都是不对的?因为它是精炼的,讲究言下之意,这是一种独特的语体。法律语言则非常严谨,非常规范,这也是一种语体。

  过去,有些人认为语言只有书面语、口语两种语体,其实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,语体已经有十几种。网络语体也和广告语体、诗歌语体、法律语体、新闻语体一样,是众多语体中的一种。

  为什么网络出现以前,语言的变化没有现在大,新词也不像现在这样多这样活跃呢?因为在过去,文体差异比较小,参与写作、发表文章的人也很少。要出版一本书,要发表一篇文章,都要经过媒体编辑修改,如果其中有的地方写得不够规范,会被编辑删掉。几乎所有的文章都由媒体编辑“过滤”之后再发表,所以这些文章都呈现出一种统一的格调和样式。

  但是,网络时代彻底改变了以前的格局。每个人都是自媒体,每个人都可以写作,都可以发表文章,真可谓百花齐放。有的网络作家一年能写好几十万字。而大家写出来的东西,其实也就是大家平时说的话。而且,一些比较有创造力的人还发明了一些新词。造出来的新词经过网络的广泛传播,被大家认可了,大家都朗朗上口了,就翻新了语言。

  解放周一:看来某些莫名其妙的网络流行语,并不是莫名其妙产生的。

  钱乃荣:语言有一个基本特点,叫做“约定俗成”,这是语言学概论中的第一条。

  对于粗俗的语言,人们自然会择优除劣

  解放周一:网络语言和其他语体相比有什么不同?

  钱乃荣:网络语言就是一种社会的直接反映,它更接近口语,比较生动风趣、活泼简洁,人情味浓,个性化强。作家金宇澄的小说《繁花》,里面都是短句,符合口语真貌,基础来自于上?;?。其实只有书面语是比较长的,可能是受西方语言的影响。汉语口语都很短小,所以网络语言也很短小。

  因为有了网络这个平台,共同的创造,平等的参与,网络语体变得更加真实,更直接反映各种人的各种情绪。平时人们嘴里说的话有的比较粗俗,因此网络语言也有粗俗的一面,但这也是一种真实地反映。一般来说,文明的社会总是会有自我净化的功能,老百姓自然会择优除劣,约定俗成本身就是优胜劣汰。

  解放周一:那么网络上那些粗俗的新词,有一天会自行消失吗?

  钱乃荣:大量的网络创新词,如果只是少数人用,那么过一段时间就会消失。如果很多人在用,生命力很强,那么也有可能保存下来甚至得到发展。

  老的词也是这样,它们也曾经是新词,后来使用越来越少。比如《汉语大词典》里有很多词语可以说已经“死”了,而且死掉的词语是不会复活的。语言最像生物体,当大家都不用这个词的时候,这个词就“死”了。

  但更多的情况是新的词和老的词并用。比如,“东西”这个词也曾是群众的口语,本来叫做“物”,但后来随着口语化叫“东西”。现在网络语言叫“东东”,如果以后用的人多了,“东西”也可能会被淘汰,改叫“东东”。语言的变化就是这样。但目前来说,“东东”和“东西”的意思还是有所不同,前者更幽默轻松一些,所以也可能只是多了一个近义词,谁也不会取代谁。

推荐阅读
聚焦
×
×
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