姚文元:“四人帮”中唯一活着走出秦城监狱的人

2017-02-20 19:52:38
原创策划

林彪、江青反革命集团十名主犯被公审时的法庭全景(资料图)

审判席上的姚文元(资料图)

  本文摘自《“四人帮”兴亡》,叶永烈 著,人民日报出版社,2009.1

  文史频道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,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

  1981年1月25日上午,庄严的时刻到来了: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开庭,公审林彪、江青反革命集团案的十名主犯。

  作为主犯之一,姚文元被押上了历史的审判台。在十名主犯之中,惟独姚文元不忘在胸前别了一支自来水笔——他依然保持着“笔杆子”的形象。

  对于姚文元的审判,大致如下:

  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开庭审判姚文元概况表日期被告人

  庭审主要内容

1980年11月20日 “四人帮” 宣读起诉书。

  1980年11月24日 姚文元 “长沙告状”。姚文元污蔑邓小平是天安门“反革命政治事件的总后台。”

  1980年12月8日 姚文元 进行反革命宣传;诬陷中共上海市委和陈丕显、曹荻秋;支持济南“五·七”武斗事件。

  1980年12月10日 姚文元 指使鲁瑛派记者搜集诬陷党政军领导干部的材料;诬陷南京人民群众,指使鲁瑛派人到

  天安门广场搜集革命群众的言行,诬陷群众是“反革命”。1980年12月19日 姚文元 法庭辩论。

  1981年1月25日 “四人帮” 法庭宣判。严肃的法庭,偶然也有令人忍俊不禁的幽默。

  法官审问姚文元:“1974年10月18日,王洪文到长沙,向正在那里养病的毛主席诬告邓小平同志。在王洪文离开北京前一天晚上,你和江青、张春桥一起,跟王洪文商量怎样诬告邓小平。姚文元你交代,当时说过哪些诬陷邓小平同志的话?”

  姚文元思索了一下,答道:“我说过攻击邓小平同志的话,我现在认识到这些话是错了。”

  这位“舆论总管”出于职业习惯,很注意咬文嚼字,特意把“诬陷”换成了“攻击”:“诬陷”,乃捏造罪状陷害人,自然要比“攻击”严重得多。

  法官又问:“姚文元,你具体交代讲了哪些诬陷邓小平同志的话?”

  姚文元眨着金鱼眼,欲言又止,抬起头来问法官:“我现在可以把这些话说出来吗?”

  姚文元如今仍在服刑之中。在监狱里,他每天都仔仔细细看报纸,从头版看到副刊,只是再也用不着拿起铅笔写“批示”了。他也爱看电视,尤其是每晚的中央电视台的“新闻联播”节目,他是必看的。据告知,他在狱中完成了论文《论自然科学与哲学》。

  姚文元曾“评”过这,“评”过那。如今,如果要评一下姚文元,最妥切的,莫过于他自己在评论中写过的一句话:

  “野心会随得志的程度而膨胀,正同资产阶级的贪欲会随着资本积累的增长而发展一样,永不会有止境……” (注:姚文元:《论林彪反党集团的社会基础》,上海人民出版社,1975年3月版,第14页。)

  姚文元的结局,如同他在1976年2月1日所写的“精辟之言”:

  我手无寸铁,就一支笔,且是铅笔,“打倒”除杀头坐牢之外,就是把我这支笔剥夺掉。

  时光如逝水。转眼之间,到了1996年10月6日。这是逮捕“四人帮”二十周年的纪念日。

  已经沉默多年的姚文元,一下子就成了海外传媒所关注的新闻人物——因为姚文元被判处二十年有期徒刑,正好这天刑满。

  由于我写过《姚文元传》,于是,许多记者便打电话向我询问有关情况。

  先是在5日傍晚,香港《明报》记者徐景辉打来长途电话,采访了一个多小时。他详细询问了姚文元的经历。我逐一作了答复。

  《明报》在6日报道了我的谈话。

  接着,6日傍晚,日本《读卖新闻》记者中津先生从北京打来电话,也是采访关于姚文元问题,问了一些类似的问题。

推荐阅读
聚焦
×
×
×